巴中門戶 權威、深度、融合、悅讀 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 招商熱線:0827-5555503
 主管:中共巴中市委 主辦:巴中日報社 總編輯:張大梁  巴中日報集團網群:巴中日報 巴中晚報 巴中傳媒網 掌上巴中 巴中全搜索 巴中日報微博  
 
恩陽佛圖關
 www.razcvb.tw 巴中傳媒網 2019-06-16 來源:巴中日報  【打印】【關閉
 



佛圖關全景

  佛圖關位于恩陽城區西五里處,俗稱“石硤子”,是米倉道重要關防。

  佛圖關地勢狹窄,崖體陡峭,有“一夫當關,萬夫莫開”之險要,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。上千年來,商賈穿行,騷客題詠,積淀了諸多傳奇。

  民國丁卯《巴中縣志》記載,佛圖關在縣西七十五里,兩面峭壁如削,中通一線,名石硤子。巴州知州雷爾卿題云“佛佑宕梁西天鎖鑰,圖開巴字東道咽喉”,其墨跡至今尚存。

  石峽子有個傳說,每當夜深人靜時,石壁里會傳出轟隆隆的石磨聲,偶爾還會有趕牛的吆喝聲,但是沒有人能找到進入磨房的門。在峽谷下住著個許老漢,以打草鞋為生,他為了草鞋光滑平整,便從恩陽河里撿回來一個鵝卵石,棒槌型,一頭小,一頭略粗,遠遠看上去,酷似一把古制的鑰匙,他隨時用來捶打新制的草鞋。忽一日來了個和尚,到他家討水喝,看見地上這塊鵝卵石,眼前一亮,脫口說:“這不是打開石峽子的鑰匙嗎?”和尚拿起石頭說愿出高價錢買走,許老漢心生疑慮,便留和尚吃飯,幾杯酒下肚,和尚有些昏昏然,許老漢趁機一邊敬酒一邊問詢打開石峽子的方法,說著說著和尚便倒下鼾聲大作。

佛圖關石刻對聯

  許老漢踏著夜色,拿著鵝卵石急匆匆來到石峽子,按和尚說的在石壁上連撞三下,石壁果然門洞大開,室內一片光明,只見一老太婆正在吆喝牛磨面。老太婆見有人進來,責問道:“你來這里做啥子?”許老漢說:“聽說這里有很多寶貝,我來看看。”老太婆微微一笑:“你看這里除了磨的麩面外,哪里有啥子寶貝?你若不嫌棄就送你些麩面吧。”老太婆一邊說一邊給許老漢撮麩面。許老漢丟下手中的鵝卵石,雙手牽起長布衫的前襟去接麩面,老太婆很大方,麩面把衣襟裝得滿滿的,許老漢雙手緊緊攥著,老太婆推送他出了門。許老漢雙腳剛跨出門檻,石門嘭的一聲關閉了,許老漢回頭看石壁,整整的一道山石,哪有什么石門。此時他才記起那個石鑰匙忘在屋里了。

  許老漢朝家中走去,一路上麩面漏撒,回到家他把麩面倒入盆中,才發現麩面閃閃發光,原來麩面竟是麩金。再看酒醉的和尚,似醒非醒,口中嘮嘮叨叨“惜哉……惜哉……”許老漢便湊上前去把到石峽子的情形講了,和尚翻身起來,打著呵欠,雙手合十:“善哉,善哉,原本安排你去管理磨房的,可是——”和尚伸了個長長的懶腰,道了一聲“阿彌陀佛”。許老漢一轉身,和尚已不知去向。

  此時天已放亮,許老漢走出門去,想起昨晚撒落的麩金,便沿路尋找,直到石壁,尋完整個峽谷也沒能找到一粒麩金。后來人們從之字河里淘出的沙金,據說就是從石峽子流去的。許老漢回到家非常后悔,終日以淚洗面,漸漸雙目失明,不幾年就死去了。從此,人們再也聽不見石壁里的石磨聲了。明末清初,善男信女們籌資在峽谷兩邊修建起了廟堂,供奉著各路菩薩。并在峽谷中段建了跨路戲樓、棧房、茶館,峽谷出入口修起了石墻關門,過往客商常在這里歇腳,自是一番熱鬧。

  如今,恩陽大道從佛圖關側穿崖而過,昔日咽喉之地像是被閑置的一把鑰匙,銹跡斑斑。(王俐才)



佛圖關造像(部分)及紅軍石刻標語



紅軍石刻標語



嘉慶四年,陳緯誘降白蓮教徒,將招撫白蓮教圣旨“投誠免死”刻于石壁



“一碗水”長年不涸不溢,水質甘冽,供過往商旅解渴



咸豐庚申(1860)進士余煥文功德碑(碑文已毀)。清人題聯:林泉歸大老人仰宗風人懷遺愛,軍府佐元戎疏陳善策世樂太平。



佛圖關山門



俯瞰佛圖關


 
  
 
 
曾道人内部二肖中特网